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41章 老谋深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码头上,几十名坐在凉席上的地方官吏面前,都摆着一张矮书案。书案上,放了纸和笔。

    李中易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民生题目,当众让人抄录后,分发给官员们去做题。

    题目其实也并不复杂,都是和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民生问题。

    本地的粮食价格最高多少钱一升?最低多少钱一升?白萝卜多少钱一斤?租赁一间房子多少钱?

    另外,还有几道政务题。修一里官道,大约需要多少工奴,多少粮食?

    本地的警政寺,可有扰民之举?

    题目比较多,且很杂。但是,只要是熟悉本地的情况,答题其实很简单。

    李中易是起于草莽的皇帝,深知官场的情弊。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朝廷每出一个惠民的善政,在各地官僚们的合谋之下,最终都成了坑民之政。

    所以,李中易每到一地,都喜欢出民生和政务题,考一考本地的官员们。

    如今的地方官府,其实已经变成了几权分立的格局。

    巡检司掌握兵权,大理分寺掌握审判大权,警政寺捏着警权。

    客观的说,知府知州和知县的工作压力和强度,也大大的减轻了。而且,分权之后,知府(县)们做恶的能力,直线下降。

    这其中,最主要的是,司法不再地方化,知府无法利用手里掌握的权势,干预大理分寺衙门的审判事务。

    李中易心里很清楚,司法地方化,百弊丛生,而无一利。

    地方官若想做恶,必先驱使警政寺的恶吏。

    如果警政寺抓错了人,大理分寺不可能袒护他们。因为,纠正错抓,是法官晋升时,极其重要的加分项。

    直属于朝廷大理寺的大理分寺,由于采取的是法官跨路轮换制度,就从制度上,确保了及时纠正错案的能力。

    没有制度保障的善政,都是空中楼阁。

    两个时辰后,时间到,郑州的官员们都交了卷。

    因为答卷有很多,李中易不可能马上看完,就摆了摆手,让官员们各自散去。

    李中易在郑州停留了三天,看完了答卷之后,就开始单独召见相应的官员。

    交谈之后,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官吏,李中易都会记在小白本上,以备将来之用。

    治国之道,受重治吏。官吏无能,或是贪婪无度,都会导致善政变成害民之恶政,不可不察。

    寒窗苦读十余年,千里之外做官,就为了替草民服务?

    由于,有海外殖民的丰厚利益,李中易奉行的是高薪养廉,外加就近监督的策略。

    全国的知府,除了月俸均为两百贯钱之外,还另有三百贯的杂费。

    杂费指的是,养车夫的钱,养马的钱,改善伙食的钱。

    手握实权的官僚们,怎么可能受穷呢?

    既不让他们贪污腐败,又不给好处,他们岂能安分守己的不干坏事?

    李中易的策略是,把明暗利益,都搞成公开化。每月五百贯钱,还不够花,还要伸手去捞钱,那就别怪他李某人不念旧情了。

    实际上,把官僚们的利益固定化之后,算大帐的时候,朝廷其实是大赚特赚的。

    地方官僚们的贪污腐败,他们收十,才可能给朝廷一。而且,破坏的都是自耕农或是商户的利益。

    自耕农和商户,被纷纷搞破产之后,朝廷的税源,就会持续性的减少。

    土地兼并,商业萧条,让朝廷的财源日益枯竭。一旦遇上外敌入侵,就必须加税养官,加饷养兵。

    自耕农和商户的负担越重,流民就越多,朝廷的财源也就越发的捉襟见肘,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总而言之,李中易最大的国策,其实是:充分维护自耕农的利益,确保朝廷的财源充裕。

    此次郑州之行,李中易总共单独召见了七名官吏,并把他们的名字都记在了小白本上。

    和以往的王朝十分轻视吏员不同,李中易批准的新学进士,都是从吏员开始做起。

    宰辅必发于州县,州县必始于吏员。

    不从基层吏员开始做起,怎么知道底层百姓的情弊?

    通俗的说,李中易要干的事,其实是从世袭的州县胥吏手中,一步步的拿回吏权。

    帅船重新启航后,转入黄河,顺流直下,速度就快得多了。

    李中易每到一个大州大县,或是大府,都会有意识的停留一两天。

    把在郑州做过的事情,换了题目,各做一遍。

    天下大事,治官治吏,为第一要务,没有之一。

    三个月后,李中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