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各自的执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sp;  故而很快就有一群人想好了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并且那就一个兴冲冲,而随着这群人的离开,场上剩下的人就少了很多。

    “陈侯不去试试吗?”紫虚看着剩下的众人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救一个大汉朝就够麻烦了。”陈曦没好气的说道,“我看看就是了,还有,你们不去吗?”

    陈曦说这话的时候很明显带着几分拱火的意思,“你们难道没有什么想要尝试的事情吗?”

    “送我去战国年间,我想见见匡章。”白起摸着自己的游煕剑剑柄,思虑了很久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四圣什么的不过是虚名,他想见见那位他还未崛起时代打破了函谷关的名将。

    可以说所有的对手之中只有齐国匡章是白起真正想要交手的对象,其他的不过是他崛起时期的点缀。

    “啊,您真要去见匡章?”陈曦看着白起有些慎重的说道。

    和与韩信下棋那种对弈不同,白起要是真去见匡章那基本算是赌上了四圣之名,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匡章是真的有可能按住白起这一级别的名将。

    “总得去见见,我在函谷关得见匡章破函谷的时候,他是天下名将,我是喽啰,之后等我崛起,他已经没了,所以我想去见见巅峰期的他,其他人应该是不愿意见我,而他是未能见我。”白起这一刻丝毫不掩盖自身的锋芒。

    也许有人说白起避战其他名将,可白起在世时,秦国的版图是在不断的扩大,从昭襄王十三年开始,秦国一路扩张,打的是开拓战,哪里有开拓的时候避战对手这么一说,若是能打过,谁会允许敌人在自家的国土上肆虐。

    哪怕是号称同级别的廉颇,在长平之战,白起没来之前,打白起的副将王龁,被王龁斩了先锋,破了前营,夺封锁用地堡,斩杀四名校尉,固守的情况下,依旧被王龁攻破阵地,斩杀了守营校尉,最后逼得廉颇固守待援。

    这其中的差距已经非常大了,当时的白起已经没有同级了。

    “输了的话,什么都没了。”陈曦很是认真地说道,顺带他也觉得自家祖上的那位前辈,确实是有资格和白起一战的。

    桑丘之战打的秦惠文王称臣,三十天灭燕,垂沙之战破楚,兵逼郢都,肢解楚国,函谷之战直接成为商鞅变法之后,秦国唯一被破关的耻辱,而且还是在有司马错、魏冉这种名将的前提下被破关。

    白起之前,名气最大的其实就是匡章,因为战绩太硬,将霸主全都揍了一顿,而且是那种往死揍!

    “名声不重要,好歹也是上百年的执念,去见见匡章也好。”白起很是洒脱的进入了荧幕之中,经由紫虚之手前往了战国年间去面见生前死后最大的对手。

    相比于恺撒、相比于韩信,输赢都不过是谈笑,并不损威名,但匡章不同,输给匡章,那之前积累的一切都会化为流水,然而白起想也没想便过去了。

    “那我也去一趟二十年前吧。”刘桐突然开口说道。

    “呃。”陈曦沉吟了一下,“没有必要如此吧。”

    “人生在世,有些事情总是需要去处理的,我想看看,如果是现在的我,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刘桐心平气和的说道,眉眼之中流露出一抹英气。

    “你觉得能做到什么程度。”陈曦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试试就知道了,丝娘,一起来。”刘桐笑着说道,然后两人一起进入荧屏之中。

    “陈侯,你真的不需要吗?”随着白起、刘桐这种看似没有想法,但实际上明显是去消除执念的家伙也进入了之后,周围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消失在原地,他们也有一些事情想做。

    “不了,我看看就是了。”陈曦看着荧幕说道,对于他而言,别人的历程,其实就是他现在的经历。

    关羽附身在一名强壮男子的身上,在春秋这种蛮荒之地艰难的去寻找孔子,哪怕是关羽这种强者,在春秋这种蛮荒,独立生存也是非常艰难的,野外成群的猛兽,就算是关羽也需要掂量一二。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时代的体系和他那个时代不同,地脉大气之中虽有天地精气,但却很难使用,需要精炼,精炼的方式却掌握在那些所谓的贵族手中,或者更直接的讲,那些开创了使用这种力量的人,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贵族。

    不过这对于关羽而言不是很难,他花费了几年,与原野之中险死还生,终于见到了孔子,高大雄健的孔子,而这个时候孔子已经着手编撰春秋,当关羽带着束脩去见孔子的时候,孔子并不疑惑。

    毕竟春秋是鲁国国史,没有孔子精修,也有原典。

    再加上孔子并不介意别人来询问学习,对于如同野人的关羽也没有歧视,所谓的礼不下庶人,指的是未经教化的百姓,并不要去苛求他们的礼节能如贵族一般细致,简单来说,你要让百姓有礼有节,那么你就需要去教化他们,没有教化他们,就不要高高在上的要求。

    故而面对关羽,孔子看到的只是对于知识的追求,而不是不同于这个時代的禮节,抱拳也是禮,在于心,而不在于行,所以在听闻关羽求学春秋,孔子甚至有些高兴。

    “你想知道什么?”年纪已经有些大了的孔子爽朗的询问道。

    “古礼和今礼。”关羽直指问题最为核心的一点。

    “禮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孔子很是坦然的回答道。

    “也就是说没有古今,只有不同时代的规矩吗?”关羽瞬间就明白了孔子的意思,毕竟读了那么多遍。

    “然也。”孔子笑着说道。

    随后关羽又问了很多的问题,孔子逐一解答,有的豁然开朗,有的又生出了新的疑惑,于是关羽终于忍不住开口,“若有一日,在下的路途与您不同,甚至相反,又该如何?”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孔子神在在的说道。

    关羽若有所思,再问,“那我实践了之后,还与您道途相反,又该如何?”

    孔子不答,关羽疑惑,遂离去,出门时恍然大悟,子不言怪力乱神,然四者存于世,道反,当践行之。

    另一边白起则以仙人的身份见到了匡章,不过相比于普通人对于仙人的敬畏,顶级的兵家对于仙人并不客气,虽说匡章并没有下手直接将白起带走,但也颇为漠视。

    “将军可愿意和我赌斗一把。”白起也没在乎,他就是来与匡章交手的。

    “等我打完函谷。”匡章敷衍着说道。

    “我为函谷主将。”白起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笑意,匡章闻言收敛了敷衍之色,他已经明白对方所来何事。

    说着白起将匡章拉入到了梦中,这个时候匡章已经老了,但白起毫不在乎的消耗自身的精力,将梦中的匡章拉回到巅峰。

    “三局两胜如何。”白起看着匡章说道,“我是你之后时代的将校,一生七十余战未逢一败,而这个时代的我就在函谷之中,与你交手是我最大的执念,所以有幸归来,还请与我一战。”

    ------题外话------

    跑路,跑路,三更大爆了,快投票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