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分道扬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的事情,可关键是时机不对,时机不对呐!”黄兴痛心疾首,“他们也不看看国内目前是什么局面?现在正好是中日冲突,中国先胜一局,不管有没有联系,只要革命党在琼州举旗,傻子都想得出来是日本人在背后捣鬼……遁初,你说说,你怎么看?”

    “这不是亲痛仇快么?”

    “所以我说他们鬼迷心窍。干革命为了什么?无非是国家富强,不受外人欺侮罢了,现在国内刚刚有点起色,战场上还先赢了一句,某些人就急吼吼地帮敌人办差,老百姓怎么看?觉悟的新军士兵怎么看?在国内的革命同志怎么看?”黄兴痛苦地抱住头,“他们会认为孙文走上了邪路,说他丧心病狂,说他为虎作伥……”

    “章疯子已经这样骂了……”

    “章疯子这样骂人家充其量当我们内部分歧,可要是公开挂出牌子亮相,这味道就不同了。”黄兴悲愤地喊道,“别的不说,如果满清政府出动海军镇压,他们如何当之?”

    “据说日本方面已暗示会隔绝海峡……”

    “这样一来不就更授人以口实了么?”

    “你为什么不劝他?”

    “劝?有用么?遁初,你这样的大才子、演说家都劝不住他,我能劝他什么?他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地牛脾气,唉……”

    “就这么让他去了?”

    “听天由命吧?但愿他撞了南墙能回头。”黄兴交代宋教仁,“你下去做好沟通工作,尽量劝说同志们不要去,一定要去地也不勉强。”

    数日后,已到了开船的时节。

    “快点,快点……”黑龙会派遣过来的人员一直在一刻不停地催促着即将远行的革命党人,神态傲慢,举止轻浮,而且对于各项工作并不加以援手,所有沉重的物资箱都是革命党人自己肩扛手提搬运上去地,他们倒在一旁看西洋景。

    有人忍不住小声嘀咕:“这哪像是并肩作战地同志?分明是把我们当码头苦力了?”

    “嘘……少说两句吧,这是黑龙会派来的人。”

    “嗯,我知道,可怎么看怎么不像黑龙会地人,黑龙会的人无礼归无礼,却没有这么高度的组织性。”

    “我看,八成是日军退役的军官。”

    “不是说才5吗?”

    “活见鬼,瞧这架势分明个个都是,哪里只会有5?”

    “孙先生是什么意思?”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孙先生有什么办法,只好照纳了。”

    “听说,日本人约定军事行动要听教官团的全权指挥。”

    “那孙先生做什么?”

    “只负责党务……”

    “这是什么意思?想架空孙先生?”

    “不是……不是……”那人看了一下孙中山,发现后者的视线并会跟随过来,便解释道,“日本人有个评价,说革命党指挥作战不行,全部是军事废物,非得让他们指挥才行……”

    “他们就行了?如果他们行,为什么神尾师团会被我们歼灭?”话脱口而出后才觉得不对,想了想又说,“为什么会被满清政府军队歼灭?”

    “谁知道呢?”

    “哼……如果他们胆敢对孙先生不利,我头一个饶不了他们。”

    对这段吵吵嚷嚷的对话,站在甲板上孙中山仿佛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眼睛仍然在呆呆地望着码头方向……

    “先生还在看什么呢?”

    “我在等克强和遁初。”孙中山惆怅地望了望天际线,“希望他们能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

    “他们不会来的。”胡汉民撇撇嘴,“他们前几天就明确表态了,死也不去琼州。”

    “为什么,为什么?”孙中山死命地捶着轮船的扶手,“为什么会这样?”

    “道不同不相与谋?”

    “呜……”轮船鸣响了汽笛声,几个硕大的铁锚已经收好,船缓缓地离开码头,孙中山的视线却还没有离开那里。——从远处疾驰过来几个人影……第三次机遇 第四卷 第三十九章 分道扬镳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