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余柏林看着面前的小少年,神情一阵恍惚。

    “表叔。”少年怯生生道。

    “博闻。”余柏林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都长这么大了。”

    一晃眼,苗苗都快十岁了。

    小宝比苗苗还大一岁,现在也是个小少年了吧?

    大宝已经长大了,听闻陛下和娘娘正在替大宝张罗太子妃的人选。待他重新回到京城,说不定大宝都已经成亲了。

    虽然余柏林仍旧和大宝小宝保持着五六天一封信的通信频率,但这个时代既不能视频也不能打电话,甚至连照片也没有,余柏林很是想大宝小宝了。

    冯博闻低下头,看着脚尖。

    他幼年的时候,曾经在余柏林家待过一年。

    那时候太过年幼,他已经不大记得当初的事,只是隐约记得那时候很高兴,很快乐。

    他被爷爷带走之后,就一直孤零零的。

    五六年过去了,再看到表叔,他发现模糊的记忆似乎渐渐清晰起来。

    表叔好像一直没变过。冯博闻心想。

    冯努因为太过在意冯博闻这个独苗,担忧余柏林会“逼迫”他将冯博闻过继,因此将冯博闻带离京城。

    之后他和余柏林每年还是有联系,送的礼也十分丰厚。但他自知理亏,知道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这是他心魔,即使知道余柏林人品,他还是会担忧,会害怕,会惶恐。因此,这么多年他和余柏林只是书信联系。

    虽然他是皇商,但负责的是海外贸易之事,并不用回京城。之后他干脆将家也搬走了,跟余柏林更是未曾见面。

    余柏林在危难的时候,冯努不遗余力的帮助照顾余柏林。待余柏林发达之后,冯努却因这种心病疏远了余柏林。

    真是人心难料。

    不过余柏林并未因此而对冯努起芥蒂。

    他明白冯努独子的身亡,是一根刺,扎在心中,伤口永远也不会好。

    冯博闻就是冯努的一切。

    为了冯博闻,冯努再小心也不为过。

    而且冯努也了解余柏林,知道虽然如此,当冯家有事,余柏林也不会袖手旁观。

    事实上,冯努除了带走冯博闻,并不常与余柏林见面之外,并没有做对不起余柏林之事。

    甚至因为心里愧疚,冯努每年都给了余柏林大批分红,几乎家里一半收入都给了余柏林。

    大概在冯努心中,余柏林也相当于他半个儿子了。

    待余柏林来到瀛洲之后,因为是海上航路必经之地,冯努和余柏林的联系频率比以前高了不少,两人也似乎渐渐恢复到以前的亲密。

    只是冯博闻被留在家中读书,余柏林仍旧没见过他。不过倒是从书信中指导了一下冯博闻的学问。

    冯博闻的读书方面的才华算不上佼佼者,但在同龄人中还算踏实。

    如果老老实实的读下去,弱冠之前,秀才还是能通得过的。

    不要以为这时候得秀才是不中用。弱冠秀才,而立举人,不惑进士,都是青年得志。

    余柏林及他那一帮友人是特例。

    整个大晖也就那么一小戳顶尖的读书人。他们属于最顶尖的一批。

    冯博闻此次来找余柏林,是因为冯努重病,眼看不行了。

    冯努近二十才得了儿子,他的儿子也是近二十才有了苗苗。

    算起来,现在冯努已经天命之年了。

    这个时代的人的平均寿命本来就不长,冯努前半辈子遭逢大难,后半辈子为了给孙子拼一个前程,拼一份家业,又十分操劳。

    积劳成疾,如今油尽灯枯,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身体底子亏了,就算有再好的药,也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

    冯努儿子儿媳已经过世,族中虽然还有亲戚,但他担忧冯博闻年幼被人欺负,因此特意遣冯博闻过来,求余柏林撑腰。

    即使余柏林公务繁忙脱不开身,但只要他派遣一二下属随从陪着冯博闻,冯家其他亲戚就不敢乱动。

    余柏林算了一下,跟上司封蔚告了半个月事假。

    海军第一批有内燃机的海船已经投入使用,只是不用于民用。不过余柏林可以借职务之便乘坐。冯努的家安在花城,从海上过去,四五日就到了。

    封蔚倒是想陪着过去,被余柏林拒绝了。

    再怎么说,冯努也只是皇商,若是德王过去,声势太大,树大招风,反而不好。

    因冯努病入膏肓,余柏林带着冯博闻,当日就匆匆离开。

    冯博闻虽然乘坐过船只,但这种装了发动机的船开始第一次坐。

    余柏林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