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这话是何意?”张济世猛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她。“飞鸾,我这到底是何病?”

    宁飞鸾看着这个男人,这个人从认识的第一天开始,就对她深信不疑。

    也对,自己嫁给他,就是明珠蒙尘,换了任何男人,都会珍惜自己,疼惜自己。张济世自然也不例外。感动吗,也许有过一瞬间,但是她更明白,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拥有高贵的身份,聪明的才学,否则这男人又如何会对自己如此珍视。若自己没有这些,只怕就如同那个被他关在后院的商家女一般,即便生儿育女又如何,照样弃如敝履。

    宁飞鸾眼中的怜悯很快消失了。

    “济世,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宏愿吗,我说,有朝一日,我想成为世间最让人羡慕的女子。”她看着张济世,脸上露出笑意,“你答应了,要帮我完成这个心愿的。”

    张济世不解的看着她,“我记得,我答应了你,我如今也快要达成了,等我得了天下,你就能母仪天下了。”

    “不,我会母仪天下,但是得天下的却不会是你。”她微微的弯着腰,“我要嫁给的是世间最尊贵的男人,又如何会选一个草莽出生的卑贱之人。即便你大权在握,也掩饰不了你卑微的出身。”

    “你,你——”张济世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满脸的不可置信。

    宁飞鸾笑了笑,“你不用吃惊,我便是这样想的。当初若不是用得上你,我如何会委身下嫁给你。你如今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现在,我要将这一切收回来了。济世,这些年,你也值得了。”

    一个卑贱之人,能够成为人上人,甚至娶了自己这样的高门女子,便是折寿也是值得的了。

    “你……贱人!”

    张济世眼睛瞪的圆圆的,却虚弱的骂都骂不出来,他越是生气,身子反而越发的沉重,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能对着宁飞鸾干瞪眼。

    宁飞鸾见目的达成,心下更是轻松了。自己虽然用了秘药坏了他的身子,可是若是下毒害了他,也太过明显,只有这样让他病死,才是最好的结果。

    “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走吗,我不是被迫的,我是自愿走的。我和皇上本是青梅竹马,早就互许终身,和你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利用你罢了。如今回来,也不过是为了让宿州军不能够攻打京城。等你死后,你的宿州军就会分崩离析,到时候,皇上的大军就会攻打过来,我会劝承宗归顺朝廷,宿州军永为天子镇守边疆。”

    张济世目瞪欲裂,眼珠子气的都要翻出来了。宁飞鸾见状,也不再变本加厉,毕竟现在张承宗才刚掌握局势,还要缓几天才行。

    宁飞鸾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放下床幔,便离开了房间,只有张济世气的呼吸急促,却偏偏发不出声音来。他想要出身喊叫,让自己的人将这个毒妇给抓起来,但是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甚至他感受到自己的下身有液体渗漏出来,他脸上一阵的羞愤。

    毒妇,毒妇。

    没想到我张济世也会有这样的一天,竟然毁在一个妇人之手。

    想起自己从前对宁飞鸾的挂念,和她重逢之后更是鬼迷心窍一般的宠她,顺从她,就是想让她高兴,忘掉皇宫的种种。

    他本就是个凉薄之人,对待自己的亲人都是从来没有上心,唯独对她用尽了一生的情,没想到在她眼中却是一文不值,反而落得如此下场。

    张济世悔恨不已,浑身一阵阵的抽搐着。

    “将军,你现在感觉如何?”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张济世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出现的身影,有些熟悉。

    张夫人看着张济世这虚弱的模样,一瞬间竟然觉得十分痛快。

    她这些年,一颗心,竟然都放在了这个男人身上。她无怨无悔,只想尽自己为人妇的责任,帮他打理好家宅,照料好儿女。

    只是她无法容忍自己的儿子被这个男人打压,不公平的对待,甚至还想要他的命。

    “呃呃……”张济世睁开眼睛看清楚了她,一瞬间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眼中还带着几分惊喜。

    “将军,他们竟然会这样对你……可惜我只是一个内宅女子,如今能做的,也只是想尽办法来看你一眼罢了。”看你如何被那个女人欺辱折磨,生不如死。

    她眼中露出怜惜的表情,“将军,你可难受?”

    张济世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即便此时,他也容不得这个女人看到他最狼狈的样子。

    “将军,如今都已经这样了,你可有什么法子,我该去找谁?”张夫人红着眼眶道。

    张济世此时看着罗氏,心里复杂不已。这个女人也是自己的妻子,可惜在后来的这些年,他却一直当她是摆设,只是让她照顾孩子,打理内宅,让罗家帮他生钱。后来更是将她困在内宅。没想到自己这个时候,来见他的也只有这个女人了。

    他动了动手指头。

    罗氏赶紧将准备好的笔墨拿了出来,放在他手边上,他点了点墨水,在白绢上歪歪扭扭的写了个孙字。

    张夫人摇头,“听说如今外面帮着张承宗主持大局的,就是他了。可见他也靠不住了。”

    张济世闻言,一瞬间眼睛瞪的老大,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张夫人道,“我还听说,孙奇云一直和那个女人同进同出,颇为亲密。”

    张济世顿时咬牙切齿,牙根都咬出血来了。

    张夫人赶紧道,“你别着急,现在当务之急是找个可信之人。这宿州的大将,我是一个都信不过了。若是定南在就好了,他定然会来救你的。”

    张济世听到张定南的名字,发怔了一下。

    当初他根本没有将这个孩子当做是他的儿子一般看待。到头来被自己捧在手心的承宗对他痛下狠手,那孩子如今倒是成了他唯一的希望了。

    “可惜定南如今无名无分的,哪里斗得过张承宗。”

    “立为太子。”张济世用手指在白绢上写道。

    他虽然全身不能动,手指头却还能勉强动动,慢慢的,也能写的像模像样的。

    虽然比不上往日的铁画银钩般的气势,但是依然能从字里行间看到熟悉的感觉。

    张夫人不敢置信道,“将军,你是说,立定南为太子?”

    “嗯。”张济世喉咙里发出声音。

    随即将点了点白绢,张夫人赶紧拿出新的白绢来。张济世又慢慢的点了墨水,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写着‘长子张承宗大逆不道,废其太子之位。改立次子张定南为大宁太子。令其带兵勤王。’

    写完之后,立上自己的名字。又用手指指了指一个方向。张夫人好歹和他夫妻已久,自然知道他有些藏东西的地方了,走到床边的墙里,打开暗格,里面放着的正是张济世当大将军的时候,手里的大将军印。

    自从他自立为皇之后,这大将军印自然是用不上了,所以被他收藏起来,倒是没有像玉玺那样被宁飞鸾和张承宗给拿走了。

    不过宁飞鸾却不知道,对于这宿州军来说,那个才出来的玉玺,可比不上这个大将军印,更有说服力。

    毕竟这几十年来,宿州军令可都是印着这个大将军印的。

    张夫人将大将军印放在怀里。又看着白绢上面的字,她抿着嘴,眼眶的红色慢慢退去,拿起白绢轻轻的吹了吹,小心的收进了怀里,声音淡淡道,”将军,放心吧,我会让人将消息送出去给定南的。他一定会带兵回宿州的。你且安心。“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