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68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 168 章

    “做什么。”徐五有些冷淡地说道,“这几个,都是太皇太后赏下来的,自然日后该是我的侍妾,前儿与公主新婚不好提,如今,正该给她们一个正经的名分。”

    “表哥!”

    “日后公主,若是伤到了她们,就是在与太皇太后过不去,只怕会有宫中的申斥。”徐五不爱跟这个竟然还敢用一脸伤心看着自己的表妹说话了。

    因为她,自己遭了多大的罪,她究竟知不知道?

    徐家将有何等变故,她知不知道?!

    徐家在京中如今很是艰难,处处有人与之作对,行事都要谨慎再谨慎。南阳公主不得宠,连他这个驸马都大打折扣。

    从前秦国公主的驸马,还未成亲,就得一等子的爵位,升官发财,春风得意,举京侧目!

    不说他,就是福寿长公主的那个傻乎乎的驸马,女人似的,如今没有实权,却也有一个三等子的爵位,天天在家吃皇粮,出门都不被人小看的。如今换了他,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不说,还屡屡叫京中看自己的笑话,这换了谁都受不了好吧?

    想到了这些,又有郑王今日冰冷的模样,徐五的心就硬了,看着这个完全没有给自己带来实惠的表妹,冷冷地说道,“公主不叫我入房,难道就叫我一个人守着?!”

    最叫他惊疑不定的就是这个了。

    八公主的样子很有些古怪,难道真的如京中流言,当日她与凤桐……

    看到徐五一双充满了疑虑的眼睛,八公主心中惊惧万分。

    “表哥,你我之间,怎么能有这些女人?!”目光落在了那些姬妾上,八公主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只含泪看着徐五,轻声道,“你不是说,你的心里只喜欢我么?”

    “我喜欢公主,可是公主叫我失望。”徐五淡淡地说道,“你把我当个奴才使唤,如今,我不爱侍候了,怎么了?”

    他讥笑道,“这些也是我心爱的人,若是公主贤良,日后,做个好姐妹吧。”说罢,便笑道,“从前,公主不是很觉得我在外的名声不错么,这就是我平日的行事,公主看不惯,我也没有法子,只求圣人和离也就是了。”他早就不想娶她了,不是圣人不准,他何必这样娶一个没用的公主呢?

    “你!”八公主看见了这人一双无情无义的眼,再也装不住伤心了,只大怒道,“你这般行事,我日后还如何在京中立足?!”几个皇姐身边都没有妾,她的驸马竟纳了这么多,这传出去,不是叫人笑话?!

    八公主是不肯叫人笑话的,横眉立目地说道,“你敢纳,我就敢杀!”

    “疯婆子!”徐五也受不了了,眼见八公主竟然一脸杀气地拔剑就要追杀自己的爱妾,顿时也恼怒起来。他是个男子,不做小伏低,八公主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只几下就被夺了剑,被徐五推倒在地,听见那几个姬妾幸灾乐祸的笑声,八公主只大哭着看着徐五带着这几个妾扬长而去,又见身边的宫人竟然不敢出来阻止,又伏在地上大哭失声,不知道哭了多久,突然一脸狰狞地爬起来,飞快地扑到了桌上写信。

    这信送出去,不大一会儿,就有一个模样还有些稚嫩的少年过来了。

    这个正是三皇子,因被八公主请来,此时只急忙问道,“八姑姑是有事传我?”

    “你准备多久了?!怎么还不成事?!”八公主忍不住了,此时有些愤怒地说道。

    三皇子如今不想走什么铁杵磨成针了,那傻子都知道不现实。圣人独宠皇后,偏爱太子,庶子上位简直就跟做梦一样,如今唯一的想法就是清君侧了。

    虽然城中禁卫都在城阳伯手中,可是三皇子也想好了,只要有一场混乱,少少的精锐兵马猝不及防冲击内城后宫,抓住其中的一个两个,如太皇太后,到时的问题就不大了。

    因这个,八公主也询问过从前对大位很有想法的凤桐,凤桐也觉得这主意很有创新性,值得一试,就见姑侄两个信心大增,这其中三皇子隐蔽地得到了一个少有人知的铁矿,打造了不少的兵器盔甲放在了各自的府中,作为彼此互不背叛的证据。

    毕竟谁敢告发,自己也是跑不了的。

    谋逆可是大罪,不是一般人认罪了就能被赦免的。

    “京中如今被守得跟铁桶似的。”三皇子为难地说道。

    “废物!”八公主在原地转了转,只冷冷地说道,“赶紧找时间,直接动手!”见三皇子的脸上露出兴奋又有些迟疑,她便不客气地说道,“如今太子越发稳固,你若是还不成事,日后清了君侧,也会艰难的。”

    清君侧,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肃王府一家,八公主对这等作为宗室,却敢与皇女相争的王府一点儿好感都没有,此时咬着牙说道,“至于旁人,本宫只留着他们的一条命,也就罢了!”

    她要太皇太后活着,活着看着她风光得意,看着太皇太后痛苦。

    等她风光起来,她的驸马,自然就不敢再这样与她争执,驸马身边的妖精们,她要活撸了她们的皮!

    至于阿元,她也不会轻易地叫她死了。她不是风光么?到时候,她就把这皇姐送到教坊去,叫她日日在男人的面前卖笑!到时候,她就叫许多的男人受用她,叫她的那个驸马天天地看着,叫这两个敢与她作对,叫她痛苦了许多年的贱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到阿元日后痛苦的样子,八公主的眼里就生出了兴奋来。

    目中闪过一丝怨毒,她便转头与三皇子吩咐道,“你的那个侧妃,叫她回闵家去!闵家与湛家是姻亲,必然能叫她问出些什么来。”

    “她……”三皇子却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她已经回去过,只是连门都不叫进,我实在是……”

    宋月完全没有用,就叫三皇子觉得吃了大亏了,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受了圣人的骂不说,还叫闵尚书对自己起了怨恨之心,想了这个三皇子就恨得厉害,平日里对宋月并不和气,如今那宋月卧病只剩了一口气儿了,他也不愿意使唤着么一个女人,见八公主愤愤,他急忙说道,“我筹备几日,必然尽快发动。”

    “过几日,是圣人的圣寿,那日京中必然空虚。”八公主目光一闪,慢慢地说道,“只要能混入宫中,到时候就是我们说了算了!”

    三皇子果然目中一亮,飞快地点了头去了。

    八公主定下了大计,虽日日看着徐五左拥右抱风流快活,心中怨恨到了极点,却还是艰难地忍住了,只见外地频繁有地方官员入京等着为圣人贺寿,自己便在心中暗暗等待。

    这一天夜里,八公主睡得正好,就听府中突然传来了喧哗之声,心中诧异起身,一出来就见火光冲天,竟是一股大火在府中升腾,虽有不知多少的下人在救火,然而火势却十分迅猛,眼瞅着自己的公主府被烧得面目全非,八公主正在愤怒,就听见外头有兵甲之声,她本就心虚,此时却见一队甲士冲进来,眼瞅着这是巡城的兵将,八公主的目光落在了前头那个咋咋呼呼四处乱跳叫救火的青年的脸上,不知为何,竟是心中一寒。

    这青年她认识,可不就是当日见了凤桐丑态的那个恭顺王府的凤城么!

    因那一次的缘故,八公主一直都觉得这凤城与自己八字不合,此时见了他,顿时怒声道,“你来做什么!”

    “八皇妹,你府里这么大的火,哥哥我今日巡城,可不是得来瞧瞧?烧了你事儿小,这大半夜的惊动了京里的贵人,可就是大了,对不对?”

    凤城对八公主没有什么敬意,此时笑嘻嘻地说完,见八公主涨红了脸,却什么都不再说,只挥手道,“救火!”却见这群兵士猛地扑入了公主府的四处,一边扑火一边到处乱窜,正叫八公主觉得这很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却听见其中一个突然喊道,“大人,这里不对!”

    八公主浑身都觉得发冷。

    凤城笑呵呵地看了她一眼,带着人就往那处走。

    他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是八公主府的火气势汹汹,实在突兀,就叫他心中生出了疑惑来。

    左右不过是救火,无事也就罢了,若是有什么发现……莫非他还能再升一次官儿?

    干劲儿十足的凤城顿时精神抖擞,却见自己的手下此时对着的竟是八公主本院后头一排黑暗的屋舍,这还看不出什么,然而当凤城目光落在了一处,脸上就露出了笑意。

    那是半只制式弓弩,埋在了树丛里,探出了半只银光冰冷的锋芒。

    八公主惊恐地看着那弓弩,一时竟不敢说话。

    她来了这么多次,竟然都没有发现,当日运送这些兵器的时候,竟然还有遗落之物,况这遗落的东西,竟然这么明晃晃地在树丛里也没有人发现!

    “这里面是什么?”凤城指着那些屋舍问道。

    八公主苍白的脸已经很能代表一切了,凤城眯着眼睛看着她,什么都不说,只厉声命人开了这些房间,之后,凤城竟是不进反退,飞快地退到了八公主的身边,一剑就架在了她的脖子上,笑呵呵地说道,“窝藏兵器,八皇妹,你这是要谋逆么?!”

    见了八公主说不出话来,凤城暗地里抹了一把汗,只示意八公主别动,这才和气地说道,”哥哥我摊上大事儿了,那什么,这公主府不敢待,又恐死在这儿,要不,八皇妹送送咱们?”

    八公主若是狠下心来杀人灭口,最后把人往火坑里一丢,说他烧死了,这个可就很冤枉了。

    脸上带笑,眼睛里却没有半点儿笑意的凤城,只命手下去通报五城兵马司,眼瞅着大队的兵将围住了南阳公主府,这才抓着八公主就往宫中去,才走到一半儿就退了回来。

    此时的宫外,竟然还有起码三百人穿着兵甲,手持兵器在与宫中禁卫交战。

    赫然是见南阳公主府火起,心中害怕骤然起事的三皇子!

    阿元被阿容推醒,听到城中有兵戈之声时顿时受了惊,她没有想到还真的敢有人在京中生事。听见外头有动静,她急忙与阿容穿了衣裳出来,赶到了城阳伯夫人的屋里一看,却见婆婆正端坐不动,安静地与家中的女眷说话,见了阿元与阿容过来,不由含笑道,“别慌,你们父亲在宫里呢,不必担心。至于咱们府里……”她笑笑,温和地说道,“有阿怀与阿同在,不是数百人一同攻来,便无碍。”

    此时阿元鄙夷地看了看手无缚鸡之力的阿容,哼了两声,这才与城阳伯夫人皱眉道,“外头杀声怎么这么大?”

    “是咱们府里自己的人在震慑宵小。”城阳伯夫人耐心地说道,“乱一起,牛鬼蛇神都出来了,为恐有人浑水摸鱼,戒备些比较好。”

    府中人如今不知道外头究竟如何,只安静地在屋里一同等待,然而时候并不长,就听外头偃旗息鼓,许久之后,就有人冲进来禀告道,“宫里来人了,说三皇子与南阳公主谋逆,谋逆之人已经全部被羁押,伯爷无事,如今镇守宫中,只圣人命公主尽快进宫。”

    “命我进宫做什么?”阿元诧异道。

    “几位王爷公主都进宫了,仿佛是要会审。”这人急忙说道。

    阿元眼角跳了跳。

    什么会审,看起来,这是圣人终于被她这皇妹与侄儿戳到了底线,要杀人了。

    古往今来,帝王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谋逆。

    不过圣人怕是觉得不好与太上皇交代,因此方才捆上了兄弟姐妹。

    想到这其中并没有什么,阿元只转头安慰了城阳伯夫人,握了握阿容的手,这才进宫。

    行到宫门,她就见着已经发黑的血水铺了宫门一地,厚厚的带着腥甜的气息,不知这一次死了多少的人,她心中也觉得唏嘘,只放了帘子不看这些,一路入了宫中,还未到大殿,就听见里头有少年的哭嚎请罪,进入其中一看,就见三皇子此时被捆得跟粽子似的,跪在一脸痛心的圣人的面前哭着请罪,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她还记得这个孩子,小小的时候,喜欢摇摇摆摆地跟在她的身后在太子宫里玩耍,姑姑姑姑地叫个不停。

    什么时候他变成了这个模样?

    皇位真的就那么好?

    为了皇位,什么感情都能舍弃?

    阿元是真的疲惫了,哪怕这次的算计出自她的手里,可是她也没有力气再说别的了,此时坐在了一脸镇定的五公主的身边,看着这皇姐虽然怀着孩子,可是却依旧一脸镇定,看着哭着的三皇子完全没有动容的模样,她才真的明白,哪怕她做了公主,可是却还是真的与真正的公主不一样的。

    她或许,有些太软弱。

    五公主见了她目光暗淡,脸上不由生出了怜惜来,握了握她的手,低声说道,“不是你软弱,而是,”她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轻声说道,“而是我最喜欢你的,就是你的心软。”

    在宫里磨硬的心,只有看着这个快快乐乐,觉得自己是一只狼崽子,其实却是连只爪子都没长全的小猫仔儿的小姑娘,五公主就觉得自己其实生就了一颗冷酷的心,却可以欢喜地长大,都是因有了阿元的陪伴。

    “我心里难过。”送侄儿去死,阿元心里不知是个什么心情。

    “是他自己的错,本就与我们无关。难道是咱们命他谋夺皇位?”五公主摸着阿元的头发轻声说道,“从他攻击皇宫,他就舍弃了我们。”所以这一次,圣人虽然心疼儿子,却也不会放过他了。

    果然,圣人只是垂头看着这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下气的儿子,许久之后,冷淡地问道,“你认罪不认罪?”

    “父皇……”三皇子哭着唤道。

    “朕自认待你不薄。”圣人淡淡地说道,“能给你的,朕都给了你。不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