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6章 - 梦遗的王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xx网站www.xxx.***)(xx网站www.xxx.***)(xx网站www.xxx.***)司仪太监将表章呈到偏殿,王贵妃草草翻了几下,低声吩咐了几句,司仪太监尖细的嗓门响起:“百官退朝!侍御史张昌紫寰殿见驾……”

    大臣三三两两走出文德殿,武植走在蔡京身后,看着蔡京四平八稳在前面晃悠,武植一阵好笑,快走几步,追到了蔡京身旁,笑着打了声招呼。

    蔡京转头见是武植,笑道:“贵王何去?要不要和下官去吃几杯酒?”

    武植笑道:“蔡相相邀,小王怎敢不从,不过下官还有些要事,改日,改日吧……”

    蔡京笑笑:“贵王现在忙的紧啊……”

    武植摇头道:“哪比得上蔡相,蔡相忧心国事,却被宵小烦扰,唉……”

    蔡京道:“跳梁小丑而已,太后自有公断……”

    武植点头:“那是自然,蔡京为我朝尽心尽力三十余年,又岂是几句诬陷之词可以诋毁的?”

    二人说说笑笑向宫门走去,两旁大臣皆笑着与二人招呼,禁宫内一派和谐景象。

    也不知道王贵妃与张昌说了些什么,自那日后,张昌却不再无理取闹,令武植啼笑皆非的是,张昌似乎开了窍,再不信。胡言,但隔三差五,总要述说蔡京的不是,虽然大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例如蔡京某日上朝时朝服下摆不显眼处不知道怎么沾了丝油渍,张昌却是马上见到,立刻出班指责蔡京失仪,说到最后,直接引申为蔡京对新皇不敬,先皇在时从未见他仪容出过问题。害得蔡京后来每次上朝前。都要下人从头到脚仔细审视几遍,免得出什么纰漏又被张昌抓到。

    又有一次,蔡京马车过闹市时不小心碰到位老妇,蔡京当时匆忙,只命下人赔了钱,却未下车,不知怎地又被张昌知晓,第二日庙堂又是好一通唠叨。直把蔡京搞得怒也不是,笑也不能,偏生王贵妃又没有将张昌赶出御史台的念头,蔡京从此只好谨小慎微,免得又被张昌抓到什么把柄在庙堂上大书特书。

    就这般,大宋朝廷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度过了新皇第二年。转眼间,已是宣和三年春天。

    这年春天,上京有两件惹人注目的大事。第一件,自然是新皇登基后第一次科考,去年州府解试和礼部的省试已经结束,影响入选举子一生命运的殿试将在月后开考,各路精英举子汇集京城,只等决定他们命运地那一天。

    今春地第二件大事,就是贵王和冠军将军的婚事了,据说是太后撮合,具体详情却是不为外人知,不过从年后。贵王府和冠军将军府就开始陆续收到朝臣的礼物,如今议论的焦点却是婚后冠军将军的职务要不要解除,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值得讨论的问题。就是与武植关系最亲密的种师道,也认为扈三妹该当立即被解除军务。哪有王妃担任将军的说法?谁知道贵王和冠军将军婚期地日子都己经敲定,太后却偏偏没有下旨免去扈三妹军务,朝臣议论纷纷,不过婚期尚未到,也就没人愿意先去捅破这层窗户纸,若是太后想在婚期那日颁旨,此时去多嘴岂不是徒惹太后不快?

    扈三妹的冠军将军府早就落成,扈太公和扈夫人以及扈成也搬来了京城居住,三妹终于要出嫁了,扈太公得到消息当日,热泪盈眶,感激上苍,女儿终于不必孤苦一生,尤其是所嫁之人是这般的大人物,从此扈太公一族步入准外戚行列,从地主到皇亲,扈太公岂能不叩谢上天?

    至于武植除了口是心非的埋怨了金莲几句,说她不该和太后提起此事外,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只是想起三妹那淡漠的神情,武植就有些心虚,很难想象这般冷漠地女子会成为自己的夫人,尤其是想到洞房花烛,武植想起来就头疼,好似自己即将要亵渎一件完美的图腾。

    这日晚间,和七巧癫狂之后,武植静静躺在软软地高床上,看着怀中七巧愁眉苦脸的睡姿,武植笑笑,自己食髓知味,似乎越来越像荒诞的帝王,尤其是和七巧在一起,什么花样都想试上一式,虽常常搞得七巧苦苦哀求,但小丫头却从没拒绝过自己,想起刚才的疯狂,武植心中又是一团火热,楼紧七巧亲了几下,七巧眼睛微微睁开,咿呀的呢喃几声,又睡了过去。

    下床倒了杯凉茶咕咚咕咚饮下,真想再去和金莲等娇妻亲热一番,但又怕被几女认为是荒淫无道的王爷,武植也只有忍下,灌了几口凉茶,一线冰冷从喉咙直到小腹,武植才渐渐平息下欲火。

    心中苦笑,果然是饱暖思淫欲啊,自己如今日子极为悠闲,每日酒食都是极为滋补之物,搞得日日火气旺盛,不过每日早间打熬力气难道还去不了这些火气?

    武植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才又爬上床,抱紧香喷喷的七巧,又用力亲了几口,才合上双目,慢慢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武植隐隐作了一个香艳的绮梦,似乎睡梦中楼紧了七巧,却又和平日搂抱七巧的感觉不一样,怀中的七巧似乎更加小巧,小胳膊小腿粉嘟嘟,冰冰凉,抱在怀中十分舒适,更奇怪地是,七巧不像平日那般听估,在自己怀里拼命挣扎,却激起了武植的好胜心,将她牢牢抱住很是猥亵了一番,最后隐隐记得顶着七巧光滑的小腹泄了身,然后就沉沉睡去了。

    神智渐渐请醒,马上感觉到大腿根一片冰凉,武植一阵头疼,已经四五个老婆了,竟然还会梦遗,说不去岂不笑死人?

    慢慢张开眼睛,方想笑着令七巧去给自己拿套新亵衣,却猛地呆住,彻底地呆住,就见自己怀里。哪里是什么七巧。千叶子满脸泪痕,躺在自己臀弯中,小脸上的神情却和七巧神似,也是皱着眉头,愁眉苦脸地。

    千叶子只穿了件绣着鲤鱼娃娃的红肚兜,雪白的小胳膊裸露在外面,却是比肚兜上鲤鱼娃娃还要漂亮可爱。

    此时武植才猛地惊觉,自己地腿也和千叶子粉嫩的小腿缠绕在一起。虽说肌肤相贴处舒适难言,但这算什么?猥琐幼女么?

    武植慢慢向后挪动,千小心万小心,令武植最尴尬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千叶子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慢慢睁开了她漂亮的大眼睛。

    武植呆呆看着她。脑海里一片空白。

    “哥哥……”千叶子的大眼睛还是那般天真无邪,直把武植看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千叶子用小手抹去眼角泪痕。笑了一声:“哥哥晚上把千叶子弄哭了,那么大力气抱千叶子,还有,还有那硬东西……硌的千叶子好难受……”

    武植老脸通红,正想胡乱说几句,却见千叶子鬼笑道:“哥哥这么大人了还尿床,羞不羞啊……”

    “啊?”武植目瞪口呆。

    千叶子掀开薄被,她那微微发育,曲线秀美的小身子马上呈现在武植面前,红色肚兜下。微带粉红地雪白小腿和自己长满腿毛的粗壮大腿缠绕在一起,是那般刺眼。

    武植还未醒过味儿,千叶子已经撩起了肚兜。露出雪白的小腹和小腹下那薄薄的淡红轻纱裤头,武植“啊”的一声。“你……你做什么?”

    千叶子已经拉着武植的手放在了自己地小腹上,笑道:“哥哥你摸摸看……”

    被千叶子拉着摸了几下,滑腻柔软,还有那秀气的小肚脐,蹭的武植地手心痒痒的,千叶子笑道:“哥哥摸到了么?”

    武植尴尬笑道:“摸到了……”心中却赶紧盘算怎么摆脱这窘境,可是大脑似乎生了锈,一时半会儿怎么也想不出办法。

    “是不是还有些湿,哥哥好坏,尿床尿到人家身上……”千叶子嘟起了小嘴。

    武植脸上更加火热,这才知道千叶子让他摸什么,自己却是胡思乱想。

    “不过哥哥放心吧,千叶子不会告诉七巧姐的,这是哥哥和千叶子的秘密,嘻嘻……”千叶子鬼笑着,和七巧呆的久了,就是笑声也学起了七巧。

    武植无奈的点点头,听千叶子提起七巧,却猛地回过神,问道:“七巧呢?你又怎么在这里?”

    千叶子却是神色一黯,低声道:“千叶子是来求哥哥的……”

    “求我?”武植楞了一下。

    “恩,千叶子想……是来求哥哥派兵为父亲大人报仇的,哥哥,好不好?”千叶子的大眼睛中浸满了泪水。

    武植叹息一声,随着千叶子长大,知道再也瞒不过她,去年就寻机会将源家在日本的惨败源源本本告诉了她,当时她哭地死去活来,幸得七巧几女终日逗她开心,才熬过了那段日子,只是想不到千叶子会来求自己为她源家报仇。

    不过听她一说,武植心中却是一动,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