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9章 - 三妹迷踪(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xx网站www.xxx.***)(xx网站www.xxx.***)(xx网站www.xxx.***)上京皇宫,如今已经完全变成了修罗场,那些平日悠哉的太监宫娥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一天眼看着冰冷的刀锋向自己砍来,惊惶逃窜,却被轻骑毫不费力的从后面追上,刀光闪动中,惨叫倒地。

    岳飞纵马横枪,紧紧跟在扈三妹身后,他俩已经在皇宫兜了一个来回,看看自己手中的长矛矛尖,已经崩出了几个缺口,虎口处也糙糙发麻,一路上,岳飞也不知道戳飞了多少侍卫,双臂都有些酸麻了。

    羡慕的看了看扈三妹手中的黑色长剑,盘算着若是自己有这般利器方才能多砍翻多少敌人,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号角声响起,岳飞心中一凛,大声道:“将军,敌军到了!”

    扈三妹轻拉玉儿缰绳,玉儿漂亮的回旋,向宫门处冲去,岳飞急拉战马,追在后面,宫门前一匹轻侍急速驰来,骑兵一脸惶急,一边快速抽打坐骑,一边高声喊道:“将军!将军,契丹人……契丹人大队骑兵……”

    不用听他喊,就听外面闷雷般的蹄声和微微颤动的地面,已经知道契丹城外大营的轻骑军率先杀了过来。

    旁边号令兵不用扈三妹吩咐,已经吹起了集结的号角,岳飞大声道:“走后宫门!”

    扈三妹摆摆手,伸手把手中黑剑丢给了岳飞,岳飞一怔之间,扈三妹淡然道:“用它劈开东面皇宫围墙,走东城门!我在这里阻一阻敌兵!”

    岳飞大声道:“将军,这可不成!”

    “我的玉儿马快!”扈三妹扫了岳飞一眼,声音淡泊,没有丝毫命令之意,却带有不容抗拒的压迫。

    岳飞快速盘算了下。皇宫中持卫已经差不多杀的干净,几道宫门都被关死。幸存的太监宫娥肯定都躲在什么角落避难,短时内想是不敢出来的,想来也没人去开宫门,而此时上京城内必定四门紧闭。没这把宝剑也冲不出城门,而若不留人在皇宫里拖延下时间。被对方轻骑咬住,加上城中阻兵。怕几千轻骑定会葬于上京城中,而冠军将军武艺高强,在那仅容两骑并驾地门洞间定能阻上一阻,而她的宝马脚力之快人所共知,思来想去,也是自己前去开路是最好地法乎。

    这些念头说来话长,不过眨眼之间,岳飞方想说话,手中一轻。长矛已经被扈三妹夺走,接着就见扈三妹从怀中小心翼翼取出一方黑色绸布,绑在了长矛之上。岳飞正奇怪间,扈三妹用力一掷。长矛激射而出,“叮”一声,正插在宫门城楼,轻风吹来,黑布呢的展开,却是一面硕大旗帜,旗帜上绣着斗大的三个金边大字“贵王武”,金字下,是一头张牙舞爪的猛虎,猛虎栩栩如生,四爪盘踮山河,双目傲视天地,极尽威武之态。

    扈三妹望着旗上猛虎嫣然一笑,轻声道:“妾为君舞!”说着话,玉儿已经飞窜而出,银色长枪如闪电般刺去,“噗”地一声,正中刚刚从门洞冲入的一名契丹士卒胸口,契丹士卒惨叫落马。

    岳飞知道再耽搁不得,呼喝一声,几百骑兵大队中脱离,向扈三妹聚拢而去,这几百人自是留下保护冠军将军地,不过谁都知道,除去冠军将军,其余骑兵怕是再也出不了辽国皇宫,但被喝令留下的五个百人队没人扰豫,反而一脸自豪地向宫门驰去,能为冠军楼军流干最后一滴血,死而无憾。

    没有被选中的轻骑脸色有些黯然,羡慕的看着吆喝着冲向宫门的轻骑,眼睛却渐渐湿润。

    岳飞呼哨一声,带着其余骑兵队向东面宫墙冲去,驰过宣武殿,岳飞忍不住再次回头,看到的是银枪下纷纷惨叫落马的契丹轻椅和玉带翻飞的白色倩影,接着,岳飞的坐骑已经转过宣武殿,琼楼玉宇阻住了岳飞的视线,岳飞叹口气,打马向前行去。

    劈开宫墙,带着轻骑呼哨而出,大街上乱做一团,令岳飞想不到地是,上京城中四处火光闪动,不知道什么人在四处点火,更大喊着什么契丹语,听起来似乎在制造混乱。

    岳飞此时也顾不得其它,率骑兵队向东门疾驰而去,有扈三妹的宝剑在手,轻骑兵大多把他当作了统领。

    东城门果然紧紧关闭,轻骑队如飞杀到,城门处数百契丹士卒被一冲即溃,岳飞挥舞无金剑,斩断落木,几百名轻骑下马,冲上了城楼,那里,还有稀疏的箭手柞着最后地抵抗。

    于是东城城门处,攻守易帜,岳飞率领着轻骑队,一次次击溃前来东门救援的城内兵马司兵马,血战,真正地血战在东城门上演。

    盏茶时分,东城城门处鲜血汇流成河,残破的肢体,无头的尸身,血泊中悲鸣的坐骑,勾画出惨烈无比的血腥场面。

    看着身边越来越少的士卒,岳飞心中不安愈来愈重,冠军将军怎么还没有赶上来,不会……他不敢再想下去。

    当轻骑队再次和一队匆匆赶来的重步激烈撞击后,东大街上,如雷鸣般的马蹄骤然响起,岳飞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望了眼西方的皇宫,暴喝一声:“退!”

    残存的千多名轻骑默然,东城门处寂静一片。

    岳飞高举无金剑,暴喝道:“冠军将军令!退!违令者斩!”一夹马腹,率先向外冲去,侍兵队默默无语的跟了上去。

    沉默的骑兵队,只有狠狠挥动马鞭的声音,偶尔抽得狠了,才有战马发出悲鸣。

    岳飞闷声不吭的抽打着战马,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辽国皇宫城头那随风矾扬的威武旗帜,旗帜下扈三妹那清丽难言的容颜,还有她看着旗帜时那突然按放的温柔笑意。

    宣和二年四月初,辽南征宣抚使耶律大石率十五万儿郎破南朝中京大定府,切断南朝与北伐军团的联系。

    宣和二年四月十一。宋冠军大将军扈三妹,率五千轻骑突袭上京。

    宣和二年四月十四。宋北伐招讨使宗泽破黄龙,完颜阿骨打血战殉国,金国就此灭亡,女真残部逃回极东沿海率宾府西伯利亚符拉迪沃斯托附近。拥立阿骨打幼子讹鲁观为帝,被后世史学家称为后金。在存世百余年后,终被愈来愈强大地大宋吞并。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宣和二年四月二十,宗泽收复被契丹人占领的通州,打通了黄龙府和辽阳府地通路,期间上京不时被南朝轻侍骚扰,因不知南朝轻侍数目,契丹大军不敢妄动,只得眼睁睁看着宗泽收复通州,本来宗泽预想中的大战消于无形。

    宣和二年四月二十一,上京突然爆出秘闻。据传闻耶律延僖在南朝奇袭皇宫中被杀,几个幼子也无一幸免,如今发号施令的却是权臣萧奉先。只是萧奉先和辽国上京众臣众口一词,言道耶律延僖受了惊吓抱病而已。但如此一来,契丹不免人心惶惶,中京道耶律大石更托词生病,婉拒上京传来的诏书,拒不回京。

    宣和二年四月二十三,上京城头突然多了一辆囚车,车内是一匹雪白地骏马,同日,一个惊人的消息不胎而走,经过十几天搜捕,潜藏在上京内地南朝冠军将军扈三妹终被发现,战死于乱军之中,游街示众的正是扈三妹坐椅。

    宣和二年四月二十七,宗泽部放弃黄龙府,十几万河北禁军退守辽阳府,以防契丹全力攻击下,失却来州海港,则河北军真就成了瓮中之鳖。

    宣和二年五月初。

    汴京禁宫紫寰殿,武植脸色铁青,冷冷看着大殿上地王贵妃,旁边几位众臣都默默无语,不敢插言,大殿中的气氛令人窒息,就是赵桓,也似乎知道事态严重,乖乖坐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全无平日活泼好动之态。

    许益看着武植,轻轻叹口气,北方局势自然堪忧,只是贵王的反应未免太激烈了些,怎么会和太后吵起来呢?太后说得也实在在理,贵王怎会想到孤身涉险,要走海路去辽阳呢?赐锏亲王,若有个万一,对南朝可是沉重的打击,就算贵王想挽回北方战局,只需请命统兵自幽云出,收复中京即可,又何必舍近求远?

    好半晌后,王贵妃叹口气:“众卿退下,哀家与贵王有几句话讲。”

    蔡京等大臣纷纷告辞,谁也不想夹在两位大佬之间,尤其是第一次见到武植大发雷霆的蔡京,生怕怒火转到自己身上,没来由的拿金锏给自己一下,那可是颜面尽失。

    众臣退下后,王贵妃又温言对赵桓道:“圣上回去作功课吧!”

    赵桓听估的点点头,起身向外走,走了几步,不放心的回头道:“母后,皇叔,你们……你们别吵了!孩儿怕……”方才武植和王贵妃真可以用“吵架”来形容,武植语调之高,脸色之冷峻朝堂上从未有过。

    王贵妃微微点头,赵桓又向武植看去,武植也点了点头,赵桓这才放心的离去。

    “你……你为何定要去辽阳?”沉默了一会儿后,王贵妃问武植,看着武植地目光里也甚为好奇。

    武植本以为没了旁人,王贵妃会如当日在御花园中那般和自己发脾气,想不到却是温言相问,武植微微滞了滞,方才王贵妃断然拒绝,武植余怒未消,冷冷道:“此事不需向太后解释!”

    王贵妃不以为意,上下看了武植几眼,说道:“闻听冠军将军乃是天下少见的美女,和贵王更是关系匪浅……”

    武植摆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