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14章:番外大结局:子孙满堂【全文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长安十七年,中秋。

    君轻寒和苏青染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中秋前夕回到了帝都。

    其实,在他们之前,君承锦已经快马加鞭的从南疆赶回来了。

    当时,君轻尘看见他,就像是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黑暗中的曙光,激动得不行。

    卸去重任,重新做回懒散王爷,他顿觉一身轻松。

    这边,君承锦刚刚将君轻尘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完,君轻寒便回来了。

    八月的天气,秋高气爽。

    这一年,君轻寒并没有宴请群臣,只是让君轻尘夫妇以及顾玉祺夫妇进宫,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吃了个团圆饭。

    自从他登基之后,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这样简单而又温馨的过过中秋了。

    然而,他这一举动,却令文武百官百般猜想。

    除了他们,帝都上下,所有朝臣的中秋都过得不太平。

    他们心中不安,都在猜测着上位者的意图。

    空中的明月又圆又亮,但他们的心里却只有惊惶。

    总感觉上头要有大动作了。

    事实证明,他们的担忧是没错的。

    翌日上朝,君轻寒当朝众臣的面,处置了逸郡王君承坤、兵部尚书吕敬。

    南疆谋逆一事中,风家风雷、风霆以及太平侯和朝中众臣相互勾结,意图不轨。

    除了主要人物君承坤和吕敬,还涉及到了其他朝臣。

    此事牵连甚广,君轻寒将涉事之人全部发落。

    绝不姑息任何一人。

    借着这件事,君轻寒大刀阔斧的整肃朝纲。

    严打贪官污吏,清除国家蛀虫。

    除了鼓励军功、推行科举外,这一次,他还鼓励商贸。

    历朝历代,皆重农抑商。

    他这个决定,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他这些策略,都为以后的武明盛世奠定了基础。

    君轻寒在位期间,政治清明,风调雨顺。

    得益于此,君承锦登基之后,将东临的繁荣推到了极盛。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中秋宴后,君承欢刚回到寝宫,霁月便送来了书信。

    “公主,南疆又来信了。”

    君承欢抬手接过,并没有急着看,直接放在了桌上。

    “公主,南疆王的信,您不看么?”霁月问。

    “待会看,你先下去吧。”君承欢即便不看,也能猜到内容。

    夜未殇果然说到做到了,这些天来,她每天都会收到一封从南疆送来的书信。

    信上的内容一般无二,就是想她。

    看得多了,她都能倒背如流了。

    自然,就没有拆信的欲望。

    她知道他想她,她又何尝不想他呢?

    洗漱之后,君承欢便上榻安寝了,那封信被孤零零的扔在了桌案上。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就因为她这次没有看信,一个重要信息就被她遗漏了。

    第二日用过早膳,她刚来到大理寺,霁月就急冲冲的闯了进来。

    “公主,南疆王来了,现在已经进宫了!”

    “什么?”君承欢立即惊讶出声。

    放下手中的案宗,她匆匆回了宫。

    夜未殇此次提前来到帝都,不仅写信告诉了君承欢,也禀告了君轻寒。

    然而,因为君承欢昨晚的遗漏,以至于她反而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

    回到宫中,已经下了早朝。

    她还未见到夜未殇,君轻寒的圣旨已经颁了下去。

    夜未殇被立为驸马,就连婚期都定了。

    她和夜未殇的婚事当即交给了礼部去操办。

    来到寒青宫,见到苏青染时,她才得知夜未殇这会已经出宫去了。

    “你呀,真是对人家未殇一点也不上心。他为了早点见到你,日夜兼程,提前数十天赶到了帝都,还特意写信告诉了你,谁知你竟然把书信随手一扔,看也未看。”苏青染听君承欢说了昨晚的事情,忍不住斥责。

    君承欢说不出话来。

    抿了抿唇,她问,“夜未殇是不是住在驿站?”

    “你去找他?”苏青染挑眉。

    君承欢点点头就要离开。

    苏青染叫住了她,“刚刚未殇过来给我请安的时候说了,他要去大理寺找你,你快回去吧,别再到处乱跑了,免得他一会找不着你。”

    君承欢:“……”

    她突然觉得母后待夜未殇比待她好。

    夜未殇更像是亲生的。

    ……

    大理寺,坐北朝南,修有六扇朱漆大门,门前有两座石狮子,威严非常。

    君承欢赶到的时候,朱漆大门前,负手而立了一抹白色身影。

    男人身形颀长,墨发如瀑,但看背影,温润如玉。

    君承欢不自觉的止住了步子。

    第一次见面时,他就是这幅打扮。

    听到脚步声停下,夜未殇缓缓转过身来,“欢欢,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君承欢轻轻勾了下嘴角。

    他们才半个多月没见,何谈许久?

    上前两步,她看着面前的男人道:“你来了。”

    “对,我来了。与上次来大理寺做师爷不同,这一次,我是来做驸马的。”夜未殇笑得邪魅。

    “能不能做驸马,你说了不算。”君承欢清冷的眉眼多了几分明媚。

    “父皇已经答应了。”

    君承欢挑眉,“你这称呼倒是改的挺快。”

    “你这是在提醒我么,娘子……”夜未殇说着撩步走到君承欢身边,一把将人抱进了怀中。

    埋在她的发间,深吸一口发香,他缓缓开口,“欢欢,我很想你。”

    “夜未殇,别闹,我们先进去。”夜未殇忙推了下抱着她的男人。

    大理寺门前人来人往的,搂搂抱抱实在不妥。

    “好,我们进去抱。”夜未殇拉着她飞快踏进了朱漆大门。

    来到君承欢的书房,他一撩衣袍坐下,然后将人抱在了膝上,暧昧出声,“欢欢,这里没人。”

    “夜未殇,你……你快放我下来!”这样羞人的姿势,让君承欢十分抗拒。

    夜未殇放在她腰间的大手却禁锢的紧紧的,他攫着她的眸子问,“昨日我给你的书信为何不看?”

    “我……”君承欢一时语塞。

    她总不能说懒得看吧。

    “你是不是根本不想我,不在乎我?”

    “没有……”

    “那你为何从不给我回信?”夜未殇不悦出声,“我给你写了那么多封书信,结果你一封都没给我回,你可知,我每天都在苦苦等待?”

    “霁月还有要事做,没时间送信。”君承欢解释。

    更何况,只是半个多月没见,她可做不到每天一句想你。

    “这都是借口,你分明不想我。”夜未殇轻哼一声,看起来十分委屈。

    “夜未殇,你怎么不听解释呢?”

    “不听不听就不听,解释都是骗人的,你若是真想我就亲我,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夜未殇傲娇出声。

    君承欢忍不住抽了下嘴角,“夜未殇,别闹了,你这激将法,连三岁小孩儿都骗不……”

    “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夜未殇就吻了上来。

    霸道又深情,恨不得将这半个多月的相思全部发泄出来。

    这一次,君承欢没有拒绝,她轻轻的抱住了夜未殇的腰身。

    这些天来,她也很想他。

    许久之后,夜未殇才松开了她,“这是我给你的惩罚,以后每天都要想我,知道了么?”

    “以后天天都在一起,有什么好想的?”

    “那也不行!”夜未殇霸道出声。

    君承欢只得无奈点头,“我答应你便是。”

    “这才乖。”夜未殇欢喜的在她唇上狠狠亲了一下。

    君承欢从他身上起身,“我听说,我们婚期定了?”

    夜未殇点点头,“定了!”

    “什么时候?”

    “我本来打算立即就将你娶回去,但是父皇不肯,非要将你留到年岁,说是等你满了十八再出阁。最后,我们各退一步,将日子定在了十月初四。”

    “父皇答应了?”君承欢不可置信。

    夜未殇点头,“母后答应的!”

    君承欢:“……”

    ……

    八王府。

    自打从南疆回来,灵儿就没怎么有精神,仿佛将魂儿丢在了那里一般。

    不像往常那般,用过早膳就风风火火的往大理寺跑,如今她有事没事就往秋千上一坐,看着蓝天白云发呆。

    十岁的小虫子看着她一副怏怏的模样,忍不住扯了扯身边的衣袖,“哥,我姐她这是怎么了?连零嘴儿都不吃了,这不像她。”

    “还能怎么,相思呗。”君承钰撇撇嘴。

    他就说么,这丫头会后悔的!

    “相思?什么相思?”君轻尘听到这句话,立即拧了眉。

    君承钰扫了眼自家老爹,漫不经心道:“这件事我娘没告诉你么?”

    “什么事?”君轻尘更加好奇了。

    “就是灵儿和上官予的事呗。”君承钰立即将灵儿和上官予在南疆的事情告诉了君轻尘。

    君轻尘听完沉默了良久,那副深沉的表情像极了君轻寒面对夜未殇时的样子。

    君承钰忍不住狐疑,“爹,你不会反对吧?人家上官予挺好的,你有什么反对的,我倒是觉得灵儿若真能嫁过去,一定是踩了狗屎运了。”

    君轻尘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灵儿踩了狗屎运?遇上我们灵儿,分明是上官家的那小子修了几辈子的福气!”

    小虫子是个机灵鬼,“哥,你真不会说话,怎么能不向着我姐,反而胳膊肘往外拐呢?就算我姐她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这也不会、那也不会,但我们总归是一家人!”

    君承钰嘴角抽了抽道:“爹,儿子不会说话,您别生气。”

    “哼,你去将帝都所有英年才俊的花名册都给我找来!”君轻尘威严的甩了甩衣袖。

    “爹,您这是做什么?”

    “自然是选女婿!”君轻尘说完,径直离开了。

    皇帝的女儿不愁嫁,难不成他这八王爷的女儿就愁嫁了?

    他这闺女不仅模样生得好,性子也好……反正哪哪都好。

    这两年来,若不是他拦着,只怕媒婆都要将王府的门槛踩破了。

    凭什么一定要嫁给百里家的小子?

    未来的女婿,他必须要好好挑选挑选!

    君轻尘走后,君承钰欲哭无泪的叹了口气,紧跟着离开了。

    整理帝都英年才俊的花名册,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早知道刚刚就不多嘴了!

    二人离开后,小虫子屁颠屁颠的进了灵儿院子。

    “姐!”

    灵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听见他的声音。

    小虫子抬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姐,你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灵儿回神,淡淡扫了他一眼,“你怎么来了?”

    “我来你这里找好吃的。”

    灵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没有!”

    “姐,你刚刚是不是思春了?”

    面对小虫子狐疑的打量,灵儿小脸猝不及防红了下,立即抬手戳了下他的脑门,“小屁孩瞎说什么,信不信我揍你!”

    “姐,这不是我说的,是哥说的,他说你想上官予,得了相思病。”小虫子立即将此事推到了君承钰身上。

    “谁说我想予哥哥了,才没有呢!”被人戳中心思,灵儿立即否认。

    “看来就是了,你就是想人家了!”小虫子人小鬼大,心眼多得很。

    “去去去,再瞎说我打你了!”灵儿说着扬手。

    小虫子立即躲到一旁,“姐,刚刚爹知道你得了相思病之后,有了大动作。你把你的院子里的零嘴儿都交出来,我就给你透个消息。”

    灵儿:“……”

    没过两天,灵儿就知道小虫子嘴里的大动作是什么了。

    这一日,她刚刚用过早膳,她那不靠谱的老爹就兴奋的拿着花名册踏进了她的院子。

    “灵儿,你快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爹,你要给我看什么?”她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君轻尘进了花厅,神秘兮兮的从袖子里取出一沓花名册,递到了她的面前,“瞧瞧?”

    “这是什么?”

    君轻尘轻咳两声道:“爹自认为自己是个开明的父亲,所以对于你的亲事,我不会强迫。这是帝都所有英年才俊的花名册,你自己选,看上谁,咱就嫁谁!”

    灵儿忍不住抽了下嘴角,“爹,你这是做什么?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嫁人了?”

    “你年纪不小了,该嫁人了,人家承欢都嫁了,你得抓紧!”君轻尘说着将花名册打开,一页页翻过,“你看到喜欢的,就说一声。”

    女儿婚嫁之事,本该由雪央来打理。

    可惜,雪央认定了上官予这个女婿,不仅不配合,还给他捣乱。

    没本法,他只好亲自出手了!

    “这花名册是谁画的,上面的人怎么还缺胳膊少腿的?”灵儿差点没笑出来。

    “君承钰这个小兔崽子,让他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君轻尘生气,看了眼灵儿道,“你先凑合着看,看看喜欢谁。”

    没翻两页,灵儿看见君承锦的名字,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爹,这是我哥从哪里找来的花名册,竟然还有承锦的名字,也太不靠谱了。”

    君轻尘扫了眼君承锦的名字,气愤的将花名册合上了,“这个小兔崽子竟敢糊弄我,我这就去找他算账!”

    灵儿一把将人拉住,然后将花名册递给他,“爹,我不想嫁人。”

    “这说的什么话,怎么能不嫁人呢?”君轻尘皱眉。

    “嫁人也不是不可以……”

    灵儿说着咬唇,“这事我自有打算,反正……反正您别操心我的事就是了。”

    “你有什么打算?”君轻尘敛眸。

    灵儿还没有回答,君承钰便匆匆忙忙的进了院子。

    “小兔崽子你来得正好,你看看给我找的什么花名册,我正要找你算账!”君轻尘说着撸起了袖子。

    君承钰一边躲避一边道:“灵儿,上官予来了!”

    “什么?予哥哥来了?”灵儿震惊出声,声音里有一丝毫不掩饰的欣喜。

    君承钰点头,“人已经到了帝都,如今正在花锦桥上等你呢!”

    “是么!”灵儿闻言,提着裙子就跑了出去。

    君轻尘忍不住在身后喊,“矜持,矜持点!”

    “爹,你闺女是个什么样你还不了解么,矜持那俩字怎么写她知道么,还让她矜持?”

    “臭小子,有你这么说你妹妹的么?”君轻尘抬手就是一巴掌,“还有,你给我说说着花名册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英年才俊,怎么到了这上面就给人家画成了缺胳膊少腿?对了,这上面怎么还有承锦?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小子现在能耐了是不是?”

    “爹,饶命,饶命啊……”君承钰慌忙逃窜。

    ……

    花锦桥。

    灵儿兴冲冲赶过去的时候,上官予正站在桥头上。

    他面容俊朗,身着一袭蓝色长袍,手中拿着一串红艳艳的糖葫芦,在人群中十分扎眼。

    灵儿一眼便看见了他,眼底陡然划过一丝兴奋。

    远远地,她便激动的冲他招手,“予哥哥!”

    听见她的声音,上官予立即抬眸看去,“灵儿!”

    “予哥哥,我来了!”灵儿两步跑了过去。

    看着她俏皮的身影,上官予眼底不自觉的噙出笑意。

    灵儿跑到他身前,这才停下了步子,“予哥哥!”

    “灵儿,给你。”上官予说着将手中的糖葫芦递了过去。

    “谢谢予哥哥。”灵儿笑嘻嘻接过,开心极了。

    这一幕,像极了十年前。

    当时,他就是站在花锦桥上给了她一串糖葫芦。

    她一边吃一边道:“予哥哥,你怎么来了?”

    “我……我很想你,所以就过来了。”上官予大着胆子开口。

    灵儿闻言眸光颤了颤,手下的动作一滞。

    上官予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认真问道:“灵儿,分别的这些日子,你……想我么?”

    “想啊!我也很想予哥哥!”灵儿其实想说,她自从南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